男生免费看片软件

晚上八点,江南喜来登酒店。

灯火辉煌。

门口豪车,一辆又一辆,最低等的都是林肯大陆或者奔驰宝马。

硕大的电子屏幕上,鲜红的大字写着:武者联盟成立大典暨左千秋前辈六十八岁大寿典礼!

今晚不仅仅是武者联盟成立的时间,恰好还是崆峒掌门左千秋的六十八岁大寿。

过往行人,看到这一副气派景象,大多数人却没有露出羡慕的神色,反而神色有些不屑。

“这江南真是越来越不安生了,来了一帮奇装异服的人不说,还到处惹事。”

“听说这帮人十分嚣张,上次在酒吧看到这些人揍了一伙喝酒的,受害者报警后竟然不管不问,让这帮人扬长而去。”

“哼,这帮人谁都不敢招惹,一个个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,们说话还是小心点吧。”

“那也是没办法啊,听说这些人是来江南解决麻烦的,上头都得小心照应着,咱们平头老百姓能说什么。”

这时,一个西装革履打扮的男人,从停车场走了出来,脸色阴沉不已。

“们几个人,在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火车道旁穿校服的马尾少女甜美写真

几个人都吓了一跳,脸色有几分惧怕。

“没……没说什么。”

“哼,还敢说没说什么,当我聋子啊!”

男人走了过来,举起手,一人一巴掌扇了过去,顿时,几个人的脸上就肿胀了起来。

“一群平民,还敢议论我武者联盟,活腻了怎么着,以后再让我听到们乱嚼舌头,我就打断们的狗腿,还不滚蛋!”

几个人吓的连忙逃掉了。

而这时,不远处走来一个容貌艳丽的女孩。

“冯公子,谁跟过不去了,怎么看着很生气的样子?”

冯冲冷冷一笑,“一帮垃圾,还敢议论我们武者联盟,尤其今天还是我师父的大寿,真是不知道死活。”

“冯公子,跟这帮人一般见识做什么,这些人一没势,二没钱,连什么是武者都不知道,又怎么能理解咱们这种高层次的人物呢,这些人,只能跟蝼蚁一样,一辈子浑浑噩噩的生活罢了。”

“哼哼,说得不错,我派自祖师创立之日起,在江湖上的地位,越来越高,经过这次江南之行,我空铜派的声望会再上一层楼。”

“左宗主千秋万代,一统江湖。”

冯冲听到这话,嘿嘿一笑。

“就会说话,要不我怎么偏偏就喜欢呢。”

“冯公子,讨厌啦啦,说的,过了今晚,就让我加入空铜哦,不会骗我吧。”

“怎么会呢,只要乖乖听话,我什么都满足。”

说着话,一双怪手就开始不老实起来。

“哎呀,坏死了,人家不理啦。”

说完,就挣脱了冯冲的怪手,一路小跑进了喜来登大酒店。

冯冲嘴角掀起一丝得意的笑意,也跟了进去。

此时,酒店之中,早已经是人山人海。

江南大多数有权有势的人物,几乎都来到了这里。

毕竟今日的大酒店,有很多江湖门派,背景通天,若是能够跟这些门派搭上关系,那可就等于拥有了一支武者力量了,谁还敢招惹。

在场之人,有七绝老尼,还有受人尊敬的丘大机,还有金刚罗汉僧人数位。

过了不多时,左千秋,便穿着一身大红色唐装,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在他身边,跟着面带微笑的陈美月。

借花献佛,借着这一次武者联盟成立典礼,给左前辈过寿,将武者联盟拧成一股绳,这么一股庞大力量,将会成为铲除变异人最强大的武器。

左千秋龙行虎步,健步如飞,头发花白,可是面色红润,丝毫看不出来已经有六十八岁了。

“哈哈哈,没想到啊,我今日六十八岁大寿,还能赶上这么一次典礼,再此我要感谢陈女士,日后有我需要出力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他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:“往日大家都在各自山门之中,少有出来走动,这一次咱们各门各派聚集在一起,也算是一桩盛事了,左某荣幸之至。”

“左前辈说的不错,这的确是一桩盛事啊,试问还有谁能组织起这么盛大的一场活动,来到这里的宗门大大小小加起来就有二十个。”

“哈哈,即便没有这次武者联盟典礼,左前辈过寿,我千岛宗也会过去的。”

“在此,我们希望武者联盟早日将变异人铲除干净,也祝愿左前辈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。”

接下来,大家就开始送礼物,富商们抓破脑袋,送出各种名贵的古玩字画,不过左千秋却并没有多么在意,毕竟这种东西对于武者来讲,也不过是个摆设。

不过,他也受到了一些好东西,甚至还有一棵千年老药。

其实换做平常,他的寿诞也就在宗门之内举办了,自家热闹热闹就可以了,少数几个好友会前来捧场。

可今天却不同,他可以说出尽了风头,毕竟这里还有很多连他都要巴结的名门大宗。

“丘道长,我敬一杯,让见笑了。”

左千秋看到丘大机,却是恭敬了一些,毕竟丘大机在江湖上的地位,可以说和七绝和金刚僧并列的。

丘大机略微的点点头,面带微笑的说道:“左掌门,太客气了,我也借的喜气,希望能把江南的事解决完,还这里一片安定。”

而就在这时,人群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特别洪亮的声音。

“药鼎山女婿冥罗,送大钟一枚,价值两万五千块!”

此话一出,整个喜来登一层大厅之中,一下子寂静了下来。

现场的气氛,也是为之一窒。

大家都面面相觑,看出了各自心头的疑惑。

而正在推杯换盏的左千秋脸上的笑容,也突然变得难看了起来,甚至有些铁青,那双眼之中,陡然爆发出一阵阵寒芒。

在他寿诞上送钟,这已经不仅仅是打他的脸了,而是一种严重的挑衅!

更何况,今天有这么多大人物在这里,谁敢来这里闹事,活得不耐烦了吗?

竟然敢挑衅他左千秋的底线,真是死路一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