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政周身血光如海,波涛汹涌,一条战龙,沐浴血光,腾飞而起,让他拳光如雷的同时,又有无数血龙倾轧,打破空间的局限,掀起无尽的风暴。

破军道人迎击,拳意冲霄,星光凝练,宛若实质的星斗,镇压万古,破军七杀,再次绽放耀眼的光华。

“南斗!”

七星宗另一长老大喝,浑身翠绿的光华冲霄,无尽生机化作流光,注入破军道人体内。

南斗主生机,随着他出手,破军道人原本萎靡的气息,再次回复,拳光越发炙热圆润。

“丹师南斗!”

众人惊呼,原本众人只注意破军道人,忽略了其他,如今终于有人反应过来,这长老竟然是七星宗的炼药师南斗道人。

“不仅这样,那余下三人也不凡。”

众人很快发现,七星宗来的这五人,都并非无名之辈,真正实力虽然不如七星宗掌门,但最差的也有星皇境六层修为。

而且七星宗与昊天门相似,都已星辰功法为主,只是走的是杀伐之道,不及昊天门兼容并蓄。

“看来秦政不会输了。”

九暮离此时却松了口气,原本她见这几人气息冲霄,以为秦政不敌,但却不曾想,秦政的强悍,比她想象的还要强。

森林里的粉嫩采花少女清纯美丽

“每个境界都修炼到大圆满,真的很难缠啊。”

她内心暗叹,同时又对仙三天之上,充满无尽的好奇。

砰!

破军道人被击飞,再次吐血。

秦政神光如龙,虽然七星宗五人都不凡,但在他无敌的杀伐之下,依旧没有还手之力。

秦政的修为仿佛根本望不到底似得,虽然展露与人前的只是星王境五层,可这番出手,却彻底颠覆。

“该死,这家伙差一步就到尊者了!”

破军道人满脸憋屈,还有不甘和惊怒,他已经高估秦政了,却不想依旧小觑。

同时内心还有深深的惊恐,因为他想到更多的秘辛,关于血煞秘境的秘辛。

只是此时,他已经来不及细想,因为秦政的攻伐又来了。

南斗道人等四人怒吼,再次联手阻拦,然而秦政的速度太快了,他沐浴雷光,雷光所在,他瞬息而至,毫不犹豫,一掌再次拍下。

破军道人再次被击飞,狼狈不堪,一切的骄傲,都因此彻底粉碎。

秦政身形急速,再次爆闪,一拳横空,冰寒的气息,仿佛凋零万物,杀向余下四人。

这一刻,他不再如冷漠的杀神,反而如战意冲霄的战神,拳光清澈,气息巍峨。

轰轰轰!

滔天的轰鸣,伴随着霜气如刀,仅仅一拳,就将四人崩飞。

太强了,不仅是境界的悬殊,还有战力的碾压。

九暮离实力不足,看不清这些人的境界,但她也看出,此时的秦政,依旧稳操胜券。

只是,秦政的杀意,却没有因此消退,他身形舞动,再次杀向破军道人,步履虽然缓慢,但空间却仿佛被他轻易踏碎。

破军道人杀意最浓,不仅对他,也是针对九暮离,所以他不想放过。

噗!

破军道人再次被击飞,胸口凹陷,面如金纸。

这次,他依旧还手之力,瞬间遭到重创!

“你真要赶紧杀绝?”破军道人怒斥,目中满是惊恐。

“你不该放肆。”

秦政冷冷开口,星光垂落,化作寒冰之剑,一剑洒下无尽的寒光,直奔破军道人头颅。

“啊,欺人太甚!”

破军道人绝望,再次施展破军七杀,一颗纯粹的星辰,再次垂落。

咔擦!

长剑斩落,星辰碎裂,剑光长驱直入。

“我恨啊!”

破军道人不甘,爱徒死了,不仅未能报仇,自己也将身陨,他感到我比绝望。

“住手!”

恰在此时,一道威严的爆喝响起,一道流光垂落,一根洁白的手指,流转着晶莹的星辉,恰巧点在剑尖。

当!

长剑崩碎,一道涟漪散开,无尽气浪,让空间层层破碎。

“恩?”

那手指收缩,紧跟着露出一道人影,这是一个金袍老者,看不出喜怒,气息晦涩如渊,又仿佛独立整个世界之外。

“尊者!”

九暮离看清来人,不由面色大变。

这种仿佛超脱这片天地,将整个天地踩在脚下的气息,非尊者莫属。

星皇境,天人合一,而尊者,掌控天地,超脱于外,无拘无束,这太惊人了,想忽略都难。

面对尊者,九暮离发现自己真的很无力,甚至对方只要一个念头,她就能瞬间身死。

“尊者,已经已经是半仙了,再进一步,就彻底蜕变,到时再也不能称之为修士,而是真正的仙凡有别。”

想起这两日秦政所言,她原本还不以为意,但如今算是真正的清楚,其中差距到底有多大。

金袍老者似乎没有注意到九暮离,也不在意,而是目光仅仅盯着秦政,冷声道:“小辈,你很不错,长天就算你杀的吧?”

秦政浑身异象收敛,仿佛从未出过手似得,淡漠地面容上没有丝毫波动,只是眉头微皱,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你不配知晓。”

金袍老者面色微沉,遗憾地摇头:“看来长天真是死在你手上,虽然他学艺不精,可也不是你一个小小蝼蚁能杀的,小辈,你太放肆了。”

“哼!”

秦政冷笑,目中隐有雷光闪烁,煞气氤氲。

“秦政怒了。”

九暮离心惊,她知道,秦政这个样子,是彻底的被激怒了。

“年轻人有脾气很好,但不能肆无忌惮,那很不明智,也是自寻死路,真遗憾,一个天才,就要在老夫手中终结。”

金袍老者轻语,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,点指秦政,面带遗憾,又似乎赞赏地道:“给你个将功赎过的机会,拜老夫为师,立誓终身为七星宗所用,立誓吧。”

金袍老者话音落下,破军道人首先变色,不甘地道:“掌门,这不可……”

刚扶起破军道人的余下四人,也同样变色,没想到掌门竟然不处死对方,还想将对方收为己用,这对七星宗而言,虽然有利,可他们依旧不甘。

“七星宗掌门,元太虚!”

九暮离内心一惊,没想到这番竟然连这老家伙也出动了,看来长天的死,对七星宗而言,真的是很大的打击。

只是对方虽然没喊打喊杀,但这条件,她相信秦政不可能答应,毕竟终生为七星宗所用,那不成了七星宗的奴才了,想想都不可能。

“老家伙,废话说完了?”

秦政杀机暴涨,面色一片肃杀。

这一刻,秦政彻底被激怒,要杀他的很多,可还没人敢如此辱他。

“看来是不答应了,冥顽不灵,一意孤行,真是可惜了。”

金袍老者轻叹,而后他浑身星光涌动,这星光,并非苍穹降落,而是源自他自身,仿佛他整个人都化作一颗大星。

伴随着星光,他周身有仙鹤腾飞,有蛟龙腾空,更有金鹏展翅,气象万千,宛若真实的飞禽猛兽。

下一刻,他一指点出,一道匹炼般指光瞬间挥洒,宛若箭矢。

这一指,隐约有妖兽咆哮,又仿佛星辰滚落。

这一指,星落如雨,彻底洞穿虚空,碾压整个世界。

尊者一怒,天地变色,无尽杀机,宛若惊涛骇浪,瞬间弥漫方圆万里,仿佛这方圆万里内,这一指可以主宰生死。

秦政面色平静,身躯不动如山,只是目中的雷光越发明亮。

“元太虚,你敢!”

恰在此时,一声大喝炸响,一只金色的拳头,如同跨越时空的界限,横空而来,震颤星河。

咔擦!

拳光与指光相撞,一道透明的涟漪晕开,宛若石子投入湖面,而后恢复平静。

没有耀眼的光华,没有惊天动地的轰鸣,平静无比。

萧布衣衣袂飘飘,现出身形,眸光冰冷如刀。

“师父!”

九暮离惊愕,面上浮现出笑意,萧布衣来的刚好。

“萧布衣。”

元太虚变色,目光锐利如剑,沉声道:“你敢拦我!”

“都欺到我青云宗头上来了,我为何不拦。”萧布衣冷笑,旋即看了眼秦政,对九暮离点了点头。

“师父,这家伙很厉害。”

九暮离心头一松,提醒道。

“无妨!”

萧布衣传音,语气平静。

“萧老头,若我没记错,这小辈,不是你青云宗之人吧?”元太虚面色不善。

七星宗跟青云宗一样,家大业大,若非迫不得已,他也不想彻底跟萧布衣交恶,毕竟私下里暗斗是一回事,这样大张旗鼓,大家都会吃亏。

更何况,萧布衣方才出手,修为明显有所精进,这让他颇为忌惮。

“怎么不是,早在几日前,他就加入我青云宗了。”

萧布衣冷哼一声,睁眼说瞎话。

“萧布衣!”

元太虚面色阴沉如水,怒道:“此人明明来历不明,莫非你真当我元太虚好欺。”

血煞秘境具体发生了什么,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证,可七星宗那些修士的禀报,不可能作假,秦政明明就是突然出现在血煞秘境的,怎么可能跟青云宗有关。

“现在不是了,他是我青云宗长老。”萧布衣毫不犹豫开口,语气斩钉截铁。

“你放肆!”

元太虚气的脸色发紫。

“那又如何,要斗一场吗?”萧布衣毫不退让。新猫咪首页app官网

Tagged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