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在太医院守着,刑部尚书毕竟是知情人,凶手恐怕会想着去杀刑部尚书灭口。”端木琛道。

宁欢点头,这也是她所想的。

她故意在那两人面前说起刑部尚书的事,也是为了刺激凶手去自投罗网。

“死去的那个人不是君寒,你们不用太忧心。”端木琛对宁欢说道,“我和阿宸查过了,那具无头尸体是故意伪装成君寒的样子,我们自幼一起长大,这点辨别能力还是有的。”

“我也知道不是大哥。”宁欢笑了笑,“虽然我一直没有靠近,但是那间屋子里有些什么,我清楚得很,这件事很快就能够水落石出。”

“嗯,辛苦你了。”端木琛道。

“皇上这话见外了,能为皇上尽力,自然是我的荣幸。不过皇上,这巫女国之事,皇上打算如何解决?”宁欢问。

“巫女国?”端木琛拧眉。

“她们不怀好意,因为她们现在并没有女王,整个国家很乱。五国到处有她们安插的棋子,清理起来也非常麻烦。”

“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?”

“有,不过若是处理得不好,可能会惹来更大的麻烦。”宁欢道。

“你说。”

肩上蝶的诱惑

宁欢想了想,便是对端木琛道:“巫女国做出很多事,自然该为此付出代价。命案水落石出之后,真相应该散播出去,届时,巫女国那些长老肯定要互相猜忌了,她们自相残杀,对我们自然只好不坏。”

“这倒是。”端木琛点了点头道。

“只是……赤练同我说的那些,让我总觉得有些不安。巫女国那个失踪的圣女究竟是怎么回事,当初竟然有人引他们去找我娘,这幕后之人……恐怕不简单。”宁欢现在比较担心的是,那巫女国的事和魅族有什么关系,而幕后之人一直不露面,却暗中运筹帷幄,祸乱五国。

若是照着这个事态发展下去,未来还真是不好说。

“这些慢慢查,你别太担心了,你也一夜没睡了,要不先回去休息下?”端木琛道。

宁欢摇头道:“不了,我要去见见那个人,皇上……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人?”

端木琛眸光中有几丝沉痛。

那毕竟是他的亲人……

“你去查清楚,必要的时候就了结了她吧,总不能让她继续祸害君寒。”端木琛叹了一声,“她恨君寒……这样的恨,已经完全改变了她。”

“好,有皇上这句话我便知道该怎么做了。告退了!”宁欢说着,转身便是离开了御书房。

吏部侍郎依然等在御书房外,见到宁欢,他连忙跟了过去,随宁欢一道出宫。

出了宫,宁欢瞧见楚玥等在宫门口。

楚玥看见她,立刻走了过来,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宁欢唇角微扬,道:“有一些线索了。”

楚玥点头道:“国师府的人已经在搜查了,紫昙也去找人了,相信很快就能够有结果。”

“嗯。”宁欢瞧见楚玥过来,点点头,继而转向吏部侍郎道,“侍郎大人,多谢了,我还有事,就不能招待你了。”草莓视频官方

Tagged :